月影雪飞。

全粉

【伞修】你在吗?

*HE


*ooc


*cp伞修


*设定可奇怪了


*比幼儿园还幼儿园的幼儿园文笔


----------


  二 


  苏沐秋在答应了地府的条件之后,就突然间失去了意识。


  大概是死了之后经过了好几次失去意识的情况,苏沐秋只是很好奇这里是个什么地方。


  很多墓碑。


  每个上面都贴着黑白照片。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坐的“凳子”,发现上面贴的正是自己的黑白照片。


  原来是墓园啊。自己被埋的地方。


  照片上的苏沐秋笑的很灿烂,但是在坐在墓碑上的苏沐秋却笑不出来,因为他在尝试活动身体后,发现自己不能离开这个墓碑。


  一点也不行。


  他必须与这个墓碑有接触部位,否则就会突然间失去意识再回到墓碑上。


  这怎么去找叶修和沐橙啊…要不地府其他的鬼都拿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他…


  苏沐秋心里想。


  那就只能等死了呗……


  苏沐秋心里无奈长叹。


  


  等死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的。


  很快就过了几个月,很快就过了年,很快就到了第二年清明节。


  橙色头发的小姑娘拿着一束花走了过来,叶修跟在苏沐橙后面,他们两个脸上都盛满了悲伤。


  苏沐秋也很悲伤。本来他已经习惯了等死的日子,就等着十年一到魂飞魄散在也没有苏沐秋这个人了,结果自己最心心念念的叶修和沐橙突然就出现了…


  叶修和苏沐橙在苏沐秋墓碑前静静地站着,苏沐橙把花放在苏沐秋的墓碑前。


  过了一会,叶修和苏沐橙转身离开。


  苏沐秋下意识地想要跟上,迈出一步之后才突然想到自己是不能离开墓碑的。


  完了。苏沐秋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被传送回墓碑。


  然而一秒钟之后,苏沐秋惊奇的发现自己站在了墓园的土地上。


  他跟上了叶修和苏沐橙,跟着他们回到嘉世的宿舍。


  


  他看着叶修与嘉世的队友并肩作战,共同夺得冠军,看着叶修站在最高荣耀的领奖台上,举起象征荣耀巅峰的奖杯。


  然后在苏沐橙为叶修庆祝的时候,他第一次被看到了。


  他看见叶修指着自己疑惑地问苏沐橙那里有没有人。


  他被叶修看见的那一瞬间,他知道自己被看到了,他想要对叶修说我没死,想要去安慰他,但是,这一瞬间太短了,他只来得及露出一个微笑,之后便看到叶修与苏沐橙的那一番对话。


  他也很想安慰他们俩啊。


  可是虽然他有意识,能自由活动,但是毕竟已经是死人了。


  死人是碰不到活物的。


  苏沐秋尝试过去触碰叶修和苏沐橙,但是每次碰到之前他们就会做些什么动作,然后苏沐秋的手就与他们擦过了。


  而苏沐秋碰一些猫猫狗狗的时候,这些猫猫狗狗也是这样。


  久而久之,苏沐秋也不会再尝试了。


  


  叶修第二次看到苏沐秋是在嘉世三连冠的时候。


  叶修站在领奖台上,苏沐秋就在台下观众席的位置飘来飘去。


  荣耀联盟经历三年的发展已经有模有样,愿意在现场观看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


  于是苏沐秋只能就在观众的缝隙里飘来飘去。


  突然间,他发现叶修在看他,就是一瞬间而已,只够他转过头冲叶修笑了笑。


  好像笑的不太好看啊,也不知道叶修看到了没有。苏沐秋想。


  叶修觉得他好像看见苏沐秋了,在比赛场馆的人山人海里看到他冲着他僵硬的笑了笑。


  不过一转眼就不见了。


  颁奖典礼很快就结束了。


  直到颁奖仪式的结束,叶修没有再看到苏沐秋,他以为是自己又出现了幻觉。


【伞修】你在吗?

*HE

*ooc

*cp伞修

*设定可奇怪了

*比幼儿园还幼儿园的幼儿园文笔

----------

  一

  大概是天气太热了。苏沐秋这样想着,不由得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炎炎夏日。

  杭州这个典型的南方城市更是成了火炉一般。

  就还差一个路口就到家了。

  明晃晃的日光照下来,照的苏沐秋眼花缭乱,绿灯了,他踏上了马路。

  突然之间,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抬头一看,一辆车直直地冲着他撞过来。

  苏沐秋想要躲。

  可是他却怎么也走不动。

  身体不受控制地僵在马路中间,那辆车必经的路线上。

  一刹那,那辆车就撞了上来。

  他飞了出去,意识消失。

  

  苏沐秋睁开了眼。

  他发现自己飘在半空中。

  他想,自己大概是死了。然后又想,原来死了是这样的吗。

  他看见了自己的尸体。

  一个小护士推开门走了出去。

  苏沐秋急急地跟上去,但是那个小护士又把门关上了。

  他冲的急,就撞在了门上。

  然后,他发现自己飘了出去。

  原来自己已经接触不到实物了吗,也是啊,我现在已经是鬼了啊。苏沐秋苦涩的想。

  他看见那个小护士对门口地叶修和苏沐橙说着什么,仔细听听,原来是在公布自己的死讯啊。

  他看见叶修和苏沐橙哭了。

  别哭啊叶修,别哭啊沐橙。我在这里啊。

  他说着,想要用手擦去他们的眼泪。可是他的手却从他们的脸上穿过。他这才意识到,他已经跟他们分开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了。

  突然之间,他又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的时候,苏沐秋看着一个身着工作制服的人对着自己点头哈腰。

  “介绍一下,我是地府里的鬼差头目。抱歉,由于实习鬼差的失误,您被勾魂了。然而,您阳寿未尽……”

  “等下,你说我阳寿未尽?!”苏沐秋又想起伤心痛苦的叶修和苏沐橙。

  他好想揪着这个鬼差问他凭什么。凭什么让他们那么伤心。

  “是是是……是我们地府的失职,因此,我给您准备了很多很好投胎方案,比如说这个富商的老来独生子,这个知名作家的儿子,这个大公司的艺人,这些投胎方案都可以供您选择。”

  “我都不要。”

  “啊?”这个地府鬼差头目显然是没想到有人会拒绝这些优越的投胎条件。

  “我要回去,找叶修和沐橙。”

  “这……我们能理解您与家人的深厚的感情,可是您的肉体已经被火化……所以这…我们也没法为您提供一个让您与您亲人团聚的方法啊……”

  鬼差头目看着苏沐秋坚定的神色,叹了一口气,转身走了。

  过了一会,鬼差头目带着一个身着带字T恤的鬼过来了,这个鬼的T恤上写着“鬼界技术第一人”。

  这个人对苏沐秋说:“我们地府技术工作者为你想了一个方法,你以鬼魂的形态回到你的亲人身边,在特殊的时间,特殊的地点,那个对你最特殊的人会看见你。如果他相信了你是真的存在的,那么你就能重新以‘人’的身份生活。但是,因为这个方法的特殊性,你只有十年的时间,如果那个对你最特殊的人自始至终没有相信你是真的存在的,你就会魂飞魄散,再也不能投胎转世了。”

  旁边的鬼差头目补充说:“如果你觉得魂飞魄散这个条件太苛刻,你不能接受,那么你也可以选择投胎,我们可以为你提供很多很好的投胎方案。”

  显然如果要做到那个鬼界技术人员说的,地府需要付出一些代价。

  苏沐秋悠悠地开口说道:“我同意这位技术人员的安排。我要回去。”


【伞修】你在吗?

*HE/BE未定
*ooc
*cp伞修
*设定可奇怪了
*比幼儿园还幼儿园的幼儿园文笔
----------
  引子
  
  二零一五年的某一天,一个少年死去了,叶修和苏沐橙失去了苏沐秋。
  苏沐秋刚刚去世的时候,叶修每天都是精神恍惚的,但是却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照顾好苏沐橙。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他们慢慢从失去至亲的痛苦中走出来,变得同周围的人一样,每天期待着新的一天,每天为了生活而努力奋斗着。
  直到第一赛季嘉世夺冠之后,苏沐橙做了饭菜给叶修庆祝。
  苏沐橙感觉叶修在走神,他总是看向一个空旷的墙角。
  她觉得她应该问问叶修,不过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
  突然,叶修说:“沐橙你……有看见什么吗?在那个方向。”说完用手指了指一个方向。
  苏沐橙往那个方向看了看,什么也没有看见。
  “没有啊。怎么了?”
  “也没事……就是……我刚刚…好像看到沐秋了……”
  “叶修哥,你,真的没事吗?是不是最近太累了?”
  “没事……刚刚大概是我出现幻觉了。”
  “那…你趁着夏休期好好歇歇吧。”
  
  叶修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
  为什么刚刚的那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了苏沐秋呢。
  橙色头发的少年对着他露出一个微笑,仿佛一切都在车祸发生之前。
  每天都是三个人,一间房,充斥着欢声笑语和少年独有的活力。
  自从苏沐秋车祸之后,叶修和苏沐橙仿佛都长大了好多,再也不会一边吃饭一边打闹了。
  可是……只有一瞬间而已。
  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只是幻觉,他回神再看向那个方向,却什么都没有,只是这间简陋的屋子里普通的一个角落。
  他不太确定的询问苏沐橙,得到的回答是什么也没有看见。
  他知道自己只是又想苏沐秋了。

【喻黄】第n个BE结局(2)

*cp喻黄
*文笔废,逻辑废
*ooc预警
*虽然名字听起来像BE但其实是HE
*前文:1
----------
  好吧,黄少天和喻文州不会去写小说。
  但是这不妨碍蓝雨的其他人以他们为主角写小说。尤其是在黄少天不再反驳他们起哄的时候。
  虽然黄少天只是觉得烦了,但在其他人眼里就是默认了,毕竟联盟里的虽然是一帮痴迷游戏的网瘾青年,但网瘾青年也是要有些兴趣来消遣啊。
  久而久之,喻黄在一起这个传闻传遍了大半个联盟,成了职业选手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两个当事人却对这个传闻不加制止,而且种种行为也挺像是热恋中的小情侣。
  于是‘喻黄’便成了职业选手们都公认的cp。
  
  话说回来,喻黄分手这一传闻在这一帮脑洞很大的职业选手的口耳相传中传出了版本1、版本2、版本3、版本4……
  最后传到他们二位当事人耳朵里的时候,黄少天正在训练,被吓得手一哆嗦,操作着夜雨声烦就是帅气的…一个趔趄,然后夜雨声烦就跌到沟里摔死了。
  由此可见这个传闻的离谱程度,况且这还只是最广为流传的版本,更不用说那些由女选手们YY出来的各种暗黑向的版本了。
  然后喻文州就转过来看聊八卦聊的正欢的一干队员,并要求他们再次复述了一遍这个传闻,顺便提了一句“加训啊”,于是全员安静,纷纷继续对着电脑奋斗。
  但是黄少天最近的状态确实有点问题,训练成绩差,失误多,注意力不集中,而且迟迟没能自行调整。
  喻文州觉得需要找黄少天谈谈。
  
  “少天,你最近状态不对。”喻文州拦下了训练完成后准备离开训练室的黄少天。
  黄少天正想去吃饭。
  “呃…其实也还好吧?毕竟我也年纪大了是吧,我会好好调整状态的队长。”然后就想跑。
  蓝雨的人们都去吃饭了,或者说是给喻文州和黄少天一个独处的环境,纷纷离开了训练室,最后一个出去的郑轩还顺便给他们带上了门,顺便说了一句“压力山大”。
  训练室空荡荡的,就只剩下了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气氛莫名有点诡异。
  黄少天不由又想起了那个梦,那天以后,他又做了挺多类似的梦,一天一个,绝不重样,似乎随便什么一个时间一个地点喻文州随时都可以跟他表白,搞得他现在一跟喻文州独处就一身浑身不自在,想要逃跑的感觉。
  黄少天想要往外跑,但是喻文州一把拽住了黄少天,喻文州微凉的皮肤贴着黄少天的皮肤,激得他打了一个哆嗦。
  “少天最近是不是对我有什么偏见?”
  好像确实是啊,因为那些梦,黄少天对喻文州总是不能以平心静气的态度对待。
  “没有什么偏见的啊,队长你一定是错觉吧,我对你有什么不一样吗?”黄少天最终还是决定装糊涂,毕竟做梦这件事是不可告人的,任谁听了这样的梦都会以为是他暗恋喻文州。
  可是实际上是喻文州在暗恋黄少天啊。
  
  九月初,新赛季的第一场比赛,蓝雨险胜。
  傻子都能看出来这场比赛黄少天糟糕的状态,擂台赛的失分和团队赛的险胜,都是这个原因造成的。
  赛后的记者会,尖锐的问题接踵而至,诸如黄少天状态下滑,但为什么还不退役,以至于影响蓝雨比赛成绩这样子的问题,接连不断。
  “……众所周知我确实年纪大了,确实该退役了,但是我还是想再发挥下最后的光与热,我会好好调整状态不给蓝雨拖后腿的……”
  记者们听着黄少天的废话,从中寻找出了以上一段有用的话。
  曾经的主力大神现在成了拖后腿的,多么大的新闻啊,于是诸位记者便问黄少天问题,好在他仍旧废话一大片,却没有像第八赛季时那样没有一句话不说,就耐着性子从中提炼出了如此一段有意义的话。
  再看一看时间,已经过了十分钟。
  记者们又感受到了被黄少天垃圾话支配的恐惧。
  但问题是他们自己问的。
  大概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吧?
  不过他们挖掘出来的消息倒是蛮有价值的,算是黄少天承认自己状态下滑的严重了,而且,也可以说黄少天到退役前一直会是蓝雨主力的意思吧。
  
  当然这件事情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
  网上各色各样的声音比比皆是,骂黄少天的,支持他的,让他赶紧退役的,希望他别占着主力位置让给年轻人的,各种声音此起彼伏。
  不过毕竟黄少天状态下滑是肉眼可见的,因此骂他的人还是占据了主潮流。
  蓝雨公关肯定不能认人诋毁黄少天,且不说黄少天和蓝雨俱乐部各个部门的良好关系,也不说公关部门的职责所在,就看看网上,蓝雨已经快被骂成识人不清啦!
  公关是要做的,公关部门好不容易才把这些黑黄少天骂黄少天的声音压了下去。
  但黄少天的工作也是要做的,如果不让黄少天调整好状态的话,就算公关有再大的能耐,也架不住黄少天状态真的不好啊,毕竟公关也没有颠倒是非的能力。
  给黄少天做工作这项任务就交给了和黄少天关系最好,同时也是队长的喻文州身上。
  可是……喻文州根本没有跟黄少天说话的机会呀,黄少天自从上次喻文州的谈话后就绕着他走,如果绕不开就秉承着死也要拉上一个人的态度随便拽谁过来,而且死也不放。
  全蓝雨的人都被他拉过了,人人苦不堪言,纷纷表示:真的不是我们要打扰队长你和黄少谈心的啊!不要再给我们加训了!
  最终喻文州还是成功给黄少天做了工作。
  黄少天也用两周成功调整了状态。
  骂声在黄少天状态逐渐变好的同时偃旗息鼓,毕竟大部分人只是跟从大众的舆论方向而已,况且黄少天越来越好的状态就是打脸那些认为他应该退役的人。
  
  不过蓝雨俱乐部,乃至整个联盟内部却掀起了腥风血雨。
  黄少天由于连续做不切实际的梦,发现了自己同喻文州超出正常友谊的关系,就开始疏远喻文州。
  其实也算不上是疏远吧,只能说是将关系退回了正常朋友的范畴。
  但仅仅是一次没有同行,在这个脑洞奇大的联盟里,就已经被认为是分手,更不用说两人突然变成了仅仅是平常朋友的样子。
  QQ上已经炸开了锅,各种大群小群都充斥着从此事件衍生出的各种传闻,脑洞个顶个大的职业选手们纷纷用上打比赛的手速写各种喻黄同人文,而且无一不是BE。
  于是各大同人网站突然出现了一大批BE的喻黄同人,还都是知名写手的作品,一帮喻黄cp粉猝不及防被糊了一脸,整个喻黄同人圈充斥着一股悲伤的气息。
  
  至于当事人的反应嘛……
  黄少天一手制造了这件事,对于人们的反应,当然是十分…啊不,是八分满意的。
  那两分的不满意是来自于为什么所有人都认为他们俩是分手了呢?明明就没在一起过啊。
  至于喻文州…喻文州一直怀疑是自己暗恋被发现了,并在联盟的一帮职业选手“分手快乐”的祝福下,认为黄少天并不喜欢自己,于是在心里为自己持续数年的暗恋点了根蜡。
  
  秋末接近冬天的时候,黄少天接到了自家妈妈的电话,黄少天在妈妈一通与自己如出一辙的话痨过后,与一位姑娘进行了一场深沉的人生谈话(相亲)。
  而后深刻的发现这姑娘自己不喜欢,并且发现自己应该肩负起给队长找女友这一艰巨的任务。
  后来,蓝雨的人们突然发现,黄少天开始成天追着喻文州问他的择偶标准。
  “队长队长,你看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啊,是温柔可人的还是活泼开朗的?你看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该找女友了对吧,我妈给我相亲的时候我顺便也帮你留意下啊?”
  “大概是活泼开朗的吧,少天相亲的时候找到自己喜欢的类型了吗?”表面是回答问题实际上是打探黄少天择偶标准的喻心脏这样说。
  “我啊,我大概会喜欢比较温柔的女孩子吧,而且对我的感情不能有关名利,她不能就因为我是荣耀大神而喜欢我,还要会打荣耀,哎呀,我的条件是不是有点多啊,人家女孩子会不会嫌我烦呀?而且其实我还不想找女友呢。”
  会的,会的。蓝雨战队一帮听墙角的八卦群众在心里默念。
  “不会的,少天这样子很可爱的啊。”
  听墙角的人们表示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
  虽然这俩并不承认他们是情人吧。

黄少天0810生日快乐,成年啦,恭喜!

【喻黄】第n个BE结局(1)

*cp喻黄
*文笔废,逻辑废
*ooc预警
*虽然名字听起来像BE但其实是HE
----------
  黄少天最近感觉自己好像精神失常了。
  从归队开始磨合训练以后,黄少天就开始做梦。不要说谁不做梦这种无意义的话,黄少天做的梦有点不寻常。
  第一次做梦是全员归队后的一个小聚餐之后。
  梦见的是第六赛季时候的事情。
  
  第六赛季的冠军,是蓝雨战队!
  当解说喊出这段话的时候,是全场的沸腾。
  队友的兴奋,内心快要冲出胸膛的喜悦,黄少天在内心里记得何其清晰,欢呼雀跃,全场沸腾,普通开了锅的水,所有的情绪都冒出来,在空气中,让人铭记。
  而今他又一次看到了这个场景。
  却突然间发现了一点点不同。
  不同于正常情况下的看人的角度,他是站在第三个人的角度看这场景,或者说是,他不是从「黄少天」的角度看待这个场景,因为他看见「黄少天」正从比赛席里冲出来,脸上带着喜悦。
  脸是黄少天熟悉的脸,却不是在镜子里看见,从另一个人的角度看自己,黄少天突然发现,他甚至还能吐槽下自己?
  你看看你,笑的脸都歪了吧,以后笑的时候注意仪容啊,这样子都让队友和粉丝们看见了不得掉粉啊……(以下省略黄少天吐槽500字)
  所以说这个梦有点奇怪啊。
  夺冠后的庆祝。
  是熟悉的人,熟悉的地点,和熟悉的事件,黄少天从脑海里提取出这一段记忆,却发现似乎有什么超出了自己的印象。
  是喻文州。
  黄少天的队长,他最好的哥们儿。
  但其他人都认为他们是恋人,一群人拿他们间的关系开涮,成天起哄秀分快。
  黄少天总是否认,一大串话逼得人们四散奔逃,可过不多久,就又纷纷重提旧话,后来听的多了,又阻止不了,却也就任由他们说了,毕竟他相信自己和喻文州是纯洁的友谊,他相信喻文州也这样认为。
  毕竟他们都是笔直笔直的直男啊。
  可是……这个梦中的「喻文州」仿佛有什么不同。
  对待「黄少天」比对待其他人更多一倍的温柔,黄少天不知是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的错觉还是这个梦的问题,总不应当是本该如此。
  直到聚会结束后,一帮平日里滴酒不沾,酒宴上沾酒就醉的职业选手们在还比较清醒的几个人的引导下,迷迷糊糊地回到了宿舍。
  黄少天就跟着「黄少天」进了宿舍。他在一路跟他们回来却没人发现的时候就知道了没有人能看见他。
  梦里的半夜,黄少天见识到了这个梦的惊悚。
  「喻文州」在敲门,敲「黄少天」的门。
  「黄少天」打开了门。
  黄少天跟在「黄少天」后边看好戏。
  不过这‘好戏’很快就成了恐怖片。
  “少天,我喜欢你。”黄少天听见「喻文州」说。
  黄少天真的以为自己得了幻听的怪病,或者这根本是个玩笑。
  当他看到「黄少天」同样是一脸惊讶的表情的时候,他知道了自己并没有幻听。
  而「喻文州」严肃的态度也证明这根本不是玩笑,毕竟没有人闲的没事大半夜说笑话。
  “哈哈哈,队长你说啥呢?你是不是喝多了?还是游戏输了啊?可是不应该啊,你可是队长怎么可能有人故意用这种方式整你呢。还有他们玩游戏怎么不叫我?队长你说他们是不是太过分了?队友爱呢……”「黄少天」如是说了一大串,尽显话痨本色。
  结果被「喻文州」打断了。
  “我没有喝多,这也不是游戏输了,我是真的喜欢你,少天。”「喻文州」这样说。
  「黄少天」一脸震惊,话都少了好多。
  “队…队长……你…”
  身为同一个人,黄少天能感受到「黄少天」的内心是拒绝这件事情的,内心对「喻文州」替这个「黄少天」说了个对不起。
  毕竟是好队友对吧,虽然这个「喻文州」有点问题。
  然后「黄少天」就拒绝了。
  “队长你一定是夺冠之后太兴奋了。咱们都是直男哈,还是你嫌弃咱们大蓝雨妹子太少了,我给你介绍几个漂亮妹子啊……”
  “看来少天是拒绝我了啊。”「喻文州」表现出明显的失落,「黄少天」的眼神躲躲闪闪,气氛陷入尴尬的僵局。
  
  然后黄少天就醒了,醒的时候是半夜两点。他在床上辗转反侧,想了很多事情,在天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睡着了。
  黄少天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敲门声。
  “少天起了吗?我进来喽。”是喻文州的声音,然后听见开门的声音,是喻文州进来了。
  “少天起床啦。”喻文州的声音在黄少天耳边想起来,如果是原先,黄少天一定是要在赖上一会等喻文州把他拎起来才肯起床的。
  但是现在……半睡不醒的黄少天突然想到昨夜那个奇怪的梦,赶紧蹦起来把喻文州推出门外头去,嘴上源源不断的文字泡吐出来:
  “队长我这就起,你先出去吧好不好,非礼勿视呀,你先出去吧…行吧?”
  然后在喻文州被推出门外的瞬间,“嘭”地一声把门关上,然后锁上了门。

  喻文州看着门在眼前关上,听见锁门的声音。喻文州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按照习惯,每次黄少天赖床的时候喻文州都会把他扒拉起来。
  而黄少天也会随便他扒拉,并赖着不肯起床,然后喻文州就会哄他直到他起床为止,说起来真的挺像是情侣间的撒娇啊。
  结果今天,他被拒之门外了。
  喻文州不明白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黄少天总不可能突然性格大变就跟他生疏了。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黄少天发现自己暗恋他了。
  没错,喻文州就是暗恋黄少天,可喻文州自信自己从来没表现过任何对黄少天的过分的感情。
  喻文州想不明白。
  他总不可能想到是黄少天做了个梦,梦里的「喻文州」向「黄少天」告白被拒了吧。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黄少天把喻文州推出门去之后就一直在发呆,发呆了很久,久到喻文州以为黄少天又睡着了。
  黄少天想了很多,他想,他和喻文州的相处方式大约确实有点什么问题,比如他同其他队友就绝对不会干这种赖床啊撒娇啊的事情,也不会腻腻歪歪被人以为在一起了。
  但是黄少天和喻文州就经常被认为是情侣关系。
  黄少天深深反省了一下自己,确实很深刻,喻文州在外面没听见动静,就以为他又睡着了,然后开始敲门。
  然后外面传来的一阵阵敲门声惊扰了黄少天。
  黄少天抬头看了一眼表,分针又转动了两个格,显然是已经过了十分钟。
  “队长你不用敲了我这就起来,放心吧我真的不会睡着了,队长你不用等着我了,我很快就起床去训练,你放心去吧,我这就起了。”好吧,话痨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掩饰人的尴尬。
  喻文州的声音在门外头轻飘飘的响起:“记得吃早餐。”
  听到喻文州逐渐远去的脚步声,黄少天才是真的松了一口气,匆匆穿好衣服,赶去食堂吃饭后便到了训练室。
  
  训练还没有开始,队员倒是都到了,三两成群的正讨论喻文州和黄少天今天居然没有一起来训练室这个令人惊讶的事实。
  讨论已经从中规中矩的“大概是黄少有事”到了何其离谱的“不会是分手了吧”,大约是因为曾经队里唯一的一个未成年已经成年,一帮人讨论的越来越无所顾忌,但喻文州也不加制止,更给了他们脑补的空间。
  然后黄少天就进来了,听着他们的说法,更感觉自己的喻文州的关系实在太亲近了,超出了正常朋友的感情。
  于是黄少天开始思考这个问题,这直接导致他一整天都心不在焉,后果就是他不尽人意的训练成绩。
  于是训练结束后大家纷纷又开启了脑补模式,甚至将分手这件根本不存在的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都编排的清清楚楚。
  黄少天觉得,如果他说他和喻文州自始至终就没在一起过,这群人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不过这样子的话,他们又会编出一段新的爱恨情仇来,绝对是情节不落俗套,文笔一流的好故事,
  所以黄少天欲言又止。
  对,就是黄少天欲言又止,不是别的什么人,没有用错词,你一个字也没看错。
  黄少天很后悔为什么要加入这么一个脑洞奇大的联盟,并且还参加了一个人人都可以写小说的蓝雨俱乐部。